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汉川新闻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301|回复: 0

无法逝去的记忆——马鞍沙吊子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12-29 14:55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
    春节姗姗来临,年味渐浓。北方人有年三十吃饺子的风俗,南方人对过年吃饺子倒不是那么看重。湖北地处中部,九省通衢,东西南北文化长期的交流,使其在风俗,饮食方面都非常具有包容性。年夜饭五花八门,样品繁多。但是大年三十煨一罐排骨莲藕汤还是我们湖北人的最爱。那香气扑鼻色泽晶莹剔透的美食,还是能触动万千离家游子的味蕾。
      今天我想给大家介绍的就是煨汤的器皿(湖北人俗称),它产至何方呢?
        汉川市位于美丽富饶江汉平原西北,长江最大的支流汉江(当地老百姓都俗称襄河)自西向东穿汉川市境而过,一路东奔,时而向北,时而朝南,虽然有些曲曲弯弯,走得也还算流畅从容。但它行至马鞍(是汉川市下辖非常有名的乡镇)后,性情忽然变得乖张起来,忽儿向南,忽儿向西,行走之态,像草书的“龙”字一样,在黄土丘陵上,上下翻飞了几次,便一路向东而逝,汇入长江。她飞奔的线路是那样的曼妙而不可预测,仿佛是向江汉平原作最后的道别,最后非常顺畅潇洒地流入了长江。然后,汉江在她忘情书写了草书“龙”字的同时,用余墨顺便在“龙”字的南面画了一汪半园形的绿潭,使之成为一个半岛。这便是黄龙湖。
        在半岛的西南方向,有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叫油榨河。据传原来有一规模不小的榨油坊,且紧临襄河因而得名。此地民风淳朴。由于靠着汉水,马安出产的农副产品,大部分都要在此装船运往四面八方,受码头文化的影响此地人民勤劳,勇敢,聪明,能干。村里有两个组名曰炮竹湾,又名吊子湾。 全村人都会制作沙吊子,他们世代相传,无论老幼妇孺都是高手。
       本人姑父姑姑膝下无子 ,父母将我过继给他们,七十年代末在此上过学,那时候叫工农兵小学,现更名为油榨河小学。上到三年级后回原籍,但热火朝天烧制吊子的场景时常浮现脑海,虽然时过境迁三十多年,但记忆任然挥之不去。
         炮竹湾地处低洼带,属黄龙湖的一个岔,一面临江,二面环湖,听村里老人说此处就是龙尾巴,烧制吊子的土需要去很远的运回来。每天早晨村里大姑娘小媳妇都带上取土工具,去湖边乘船,三四条船上大部分都是女人,每条船上只有一个男人负责划船。我姑父在县里一单位上班,我在家没人带 ,特许可以跟着姑姑一起去。
       我怀着期盼的心情和她们一起坐上了船,沟岔很窄,船桨根本派不是用途 ,文叔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,他娴熟的用竹篙左右的撑动,小船慢慢的向前行驶。港沟两旁满是荷叶,荷花,偶尔可以随手摘到莲蓬。忽然文叔停下船跳到水里,不一会变戏法似的手了多了几根白嫩的藕尖,递给我吃(船上都是大人就我一小孩),那个有甜又脆的味道让我至今回味。船继续前行 ,沟对面鲁桥村种植的茉莉花白兰花的香气扑面而来,让人心旷神怡。不久船过岔口进入大湖 ,眼前豁然开朗,真是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啊。文叔放下竹篙换上船桨划桨前行。我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宽阔的湖面别提有多高兴,一个人东张西望,偶尔有水鸭子钻出水面能让我兴奋半天,其他人司空见惯 ,都昏昏欲睡。没有人说话,慢慢好奇心减退 ,受大人的传染我也迷迷糊糊的睡去,只听见船桨打水的声音。不知过了多久姑姑的喊叫把我从梦中惊醒。原来船已到达取土的地方。
        目的地名曰老虎嘴,挨着汉川师范 ,据说是黄龙湖的龙头,湖畔都是黄土 ,非常粘稠。是烧制吊子的上好材料。所有船只陆续到达,他们拿出工具有的挖有的挑,不一会厚厚的黄土就堆满船舱,胜利返航。回家后黄土又被他们一担一担挑到作坊。
        那时候做吊子没有机械,纯手工制作,他们分工明确。一组男人们就开始挑水和泥,要搅拌的非常均匀,过滤,很小的石头和杂物都筛出来,另一组人开始制作。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可以转动的轮盘,轮盘上放着各种大小的模具,将和好的黄泥凉到半干不干,然后放在模子上拍。上百人一起拍打泥巴的声音此起彼伏,那情形真是壮观。拍打成型后 ,就放入另外的模具(因为刚出来的毛坯是湿的防止变形)里晾干,此时不能让太阳暴晒,怕坯子裂缝。等毛坯阴干到一点程度就拿出来收口,上耳(方便用户端起的附件)。在风干几天后就开始打磨。最后放太阳下暴晒,隔段时间要湿点水,也是为了不让坯子裂缝。这时烧制前的所有工序都已完工。
       最后他们将成型的毛坯整齐的摆放在地窖(也叫窑) 放入白媒,烟灰。关上窖门点火烧窑。一般要等到晚上开窑,白天太热,开窑门时温度达到上千度 ,这时候都是有经验的老师傅穿上裤头 ,开始打开窑门 (毛头小伙一般不让去干这活),那时没有任何的防护服,他们用长长的挠勾将通红的沙吊勾出,这时候火光冲天,半边天都被染红。等吊子冷却后,一部分开始筛选,那时候的人们非常质朴,掉了耳的 ,轻微破损的,变形的都作为废品筛出。废品基本都是垒厕所,做篱笆。
         做好的成品就被这群勤劳的人们,用很大的竹筐挑到汉江边装船,上走沙洋,荆门,宜昌,下去汉口等地方销售。他们有专门的销售人员,一般都节衣缩食,从不乱花集体的一分钱。在外面租很破旧的房子,走街窜巷 ,肩挑背扛,年三十都不能回家。不是现在我们想象中的业务员的模样。正是因为他们的辛勤工作,才有了全国人民除夕夜那罐浓香的美味。
       时光荏苒,光阴似箭,我一个懵懂少年转眼成为鬓添白发的中年人 ,前段时间我又重游故地,见到了文叔,他从一个风华正茂的小伙已经变成一个白发老者 ,和他聊天,听他讲村里已没有人做吊子了,懂得这门手艺的人也越来越少了,感叹韶华易逝的同时,让我思绪万千,忘不了那些已经逝去的勤劳的人们,忘不了那个时代,希望这些古老的技艺不能逝去,能够得到传承。
    转载《东湖论坛》折翅的神鹰的作品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汉川新闻网 ( 鄂IPC 10009406号 )  

GMT+8, 2018-6-21 12:49 , Processed in 0.425721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